HOME

DATA

WORKS

NEWS

COMMENT

PUBLISHING

ALBUM

VIDEO

CONTACT

后写实与新观念--羊羔油画近作品评(黄丹麾)

  曾几何时,表现主义、抽象主义、波普艺术、欧普艺术以及观念艺术、装置艺术、行为艺术大行其道,甚至曾有人惊呼写实主义的末日即将来临,似乎一提写实主义就令人联想到保守、落后、迂腐,写实一度成为前卫派、先锋派的死敌。然而写实主义不但没有退出历史舞台,反而愈加红火,写实主义作为中国油画的主旋律至今仍在中国油画界处于主流地位,并具有不可代替的主导作用。
  历史曾有惊人相似的一幕,当年徐悲鸿针对1929年国民政府教育部在上海举办“全国第一届美术展览”中的现代主义倾向愤怒达到极点,所以他说:“若吾国革命政府启其天纵之谋,伟大之计,高瞻远瞩,竟抽烟赌杂税一千万元,成立一大规模之美术馆,而收罗三五千元一幅之腮惹纳、马梯是之画十大间(彼等之画一小时可作两幅)。为民脂民膏计,未见得就好过买来路货之吗啡海绿茵。在我徐悲鸿个人,却将披发入山,不顾再见此类卑鄙昏聩黑暗堕落也”。并讥讽那些所谓现代派画家,“能否画像一条狗乎?”
  确实,写实是一切造型的基础。西方现代派大师凡·高、毕加索、达利、德库宁都是写实高手,正因为他们具有高超的写实功力与造型基础,所以才会形成独树一帜的个性风格,开创出独领风骚的表现主义、立体主义、超现实主义、抽象表现主义……
  的确,有些油画家写实能力很差,进而放弃了“渐修”而选择了“顿悟”,以所谓的抽象与观念行骗于世,须知艺术是来不得半点投机的,这种舍弃长期辛勤劳作、幻想一夜成名的所谓“终南捷径”是完全不存在的。须知,任何观念如果没有技术作支撑,到头来只能成为欺世盗名的“皇帝新衣”。
写实主义虽然曾饱受争议,命运多舛,但是它的生命力却一直充满了勃勃的生机,这是因为:首先如前所述,它是任何艺术变形的基础与根基,也是训练造型语言的必备课程,它之所以长盛不衰是因为它真实而又典型地反映了客观现实;其次,写实主义由于和客观现实具有相似率,在反映现实方面具有真情实感,易于深入观者的接受视野,进而形成了雅俗共赏的审美效应;再次,写实主义也不是一成不变,从最早的批判现实主义到新写实主义从来都处于变化之中,进入新时期以来,观念写实、实力派油画、写意油画的一再提出,说明写实主义也在不断吸收新的样式、语言进而发生了脱胎换骨的新变。
  羊羔先生作为实力派画家的优秀代表,秉承了写实主义的传统衣钵,但是又有个性化的面貌。他不同于旧写实主义的地方在于:
  其一,虽然仍以写实手法描绘人物形象,但是具有在艺术构思上具有极大的主观性、主体性和想象力,他的系列油画作品《今昔何年》,主题来源于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这首中秋赏月诗把对于明月的赞美与向往之情与人间的悲欢离合有机打通,诗人在与明月的对话中探讨着人生的意义。既有理趣,又有情趣,很耐人寻味。它的意境豪放而阔大,情怀乐观而旷达,对明月的向往之情,对人间的眷恋之意,以及那浪漫的色彩,潇洒的风格和行云流水一般的语言,至今还能给我们以健康的美学享受。羊羔先生的《今昔何年》借用苏词的意境来表达想象空间,既有对天真无邪的童真、童趣的追忆(《今夕何年·童趣》、《今夕何年·睡梦》),也有对浪漫美好的青春眷恋(《恋今夕何年·红颜》),还有对中国清代山水大家王翚的推崇(《今夕何年·王翚山水妙境》)以及对爱情(《今夕何年·往事》)、音乐(《今夕何年·仙乐》)、舞蹈(《今夕何年·夜舞》)等场景与情景的描绘。
  其二,将古今交融、中外合璧的情结予以互换和并置,形成颇具戏剧性的艺术效果。《今夕何年·红颜》将中国现代妙龄女子与中国古代人物置换于同一画面之中,打破了时空的界限,实现了不同历史情境的重构与再造;《今夕何年·王翚山水妙境》将一个现代女子置于清代王翚的山水画之中,以油画技法描绘王翚的山水画,从而实现了中西绘画艺术的对接与融合;《今夕何年·仙乐》则将一位西方青年女子演奏大提琴与中国古代女子吹箫并置一处,这种挪用和“混搭”打破了视觉惯性和常见的艺术构思,从而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惊诧之美。《今夕何年·夜舞》将现代中国女子与中国古代人物编排在一起共舞,使人不得不惊叹作者的巧妙构思。

  《仰旨图》和《艳阳天》则大胆地将毛泽东主席与中国古代人物进行异质同构,更是让人叹为观止。
  其三,这种对经典的挪用以及不同时空的重构、并置其实就是典型的后现代艺术手法,后现代艺术的最大贡献就是将多元化的艺术观念和艺术手法进行跨界式的“混搭”,羊羔的油画将最为流行的后现代艺术手法和最为传统的写实绘画语言予以结合、交融,体现出写实绘画在后现代主义文化美学背景下的最新走向,从这个层面上说,他的油画开启了充满新观念的后写实主义蹊径。
  羊羔先生不是一个简单的油画家,而是一个具有很厚文化底蕴的思想家,他首先立足于中国传统美学,对中国古代诗词的意境有很深的理解与大胆的弘扬,对“明月”、“醉月”、“仙乐”、“虞美人”等文人雅趣极为推崇,他的油画本质上具有浓烈的民族主义情怀,因为他的作品虽然使用了西画语言,但在文化观念和艺术境界上则明显具有中国美学精神,这正是羊羔先生的过人之处,也是他未来油画艺术不断进步的原动力。





Mail:Yanggao1963@qq.com
COPY RIGHT 2007-2016 www.yang-gao.net ALL RIGHT RESTRON